石不转.

#喻张# 君子如玉[十]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特别甜!满满的都是糖!#
         #至于喻苏为什么苏到一半就完了,我们都懂的,明天继续苏#

       待碗将满时,张新杰止了血,用帕子将伤口包起来。

        帕子上特殊的香味掩了伤口处血的味道,但桌上那一碗血确实还是散发出一股迷人的药香味。

        床上的人依旧毫无生息,张新杰紧了紧手,端着碗喝了一口自己的血,吻上了人苍白的唇,舌头撬开人的牙关,将血喂进去,一口一口,直到所有的血都进了喻文州的嘴。

        这时香味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阵法外一片血腥味也遮掩了不少。

        张新杰从床塌边站起,头一晕差点摔到人的身上。

        扶着床沿喘了几口气,这时,门开了。

         张新杰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双眸子平平淡淡,道:“躲了三年,还是被找上门来了啊。”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吧?你想要什么,我的心头血?”

         方士谦勾了勾唇,道:“你猜得不错,的确是要你的心头血。”

        “可以给你,不过,我要一样东西作为交换。”张新杰靠在床边的墙上,平淡道。

        ——
      
        喻文州醒来时,嘴里一股奇特的药香味儿,却又感觉带点儿血腥味儿,唇似乎有些肿了。自己好好的盖着那人的被子,躺在那人的床上。

         仔细闻了闻被子,干干净净的味道,他的味道。

        抬眼看了看屋内的布局,发现这是他第一次被张新杰救的那间茅草屋,略带惊诧。

        张新杰推开门,看见屋里人刚醒时略带迷茫的眼神,道:“醒了,喝点粥?”

        喻文州看见张新杰疲惫的样子,道:“好,”顿了顿,“喝完粥,我告诉你一点事儿。”

         张新杰看着他,点头:“嗯。”

        静静的看着人喝完粥,道:“徐景熙今天来给你送了吃的,又走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人的脸,道:“嗯,新杰,我,”顿了顿,迎上人疑惑的眼神,接着,“心悦于你。”

        说完趁着人好不容易的呆楞儿,照着对方的唇,吻了上去。

        感觉到对方诧异后的迎合,双手搂住了人的腰。

        唇齿间相互摩擦,津液都混合在一起。

        待张新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人的身下了。

        喻文州满眼温柔,看着身下的人,笑道:“继续吗?”

        张新杰看了看人的笑容,带些气喘,道:“我也心悦于你。不过,今晚还是算了吧。”

        “嗯,以后有的是时间,新杰,你说是吗?”喻文州俯身在人耳边,说话间几分热气吹出,满意的看着身下人。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