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不转.

#喻张# 君子如玉[五]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恩接下来要是作者懒癌不犯的话估计是日更#

        月色真好呢。

        张新杰看完资料,抬头看那月,忍不住感慨到,可是,曾经一起赏月的人,却不在此处呐。

        吱呀——

        喻文州穿好衣服,推开门时,张新杰正从月色中回过神。
 
        两人对望。

        虽有眼,亦不知对方,如何想。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打破沉默,“夜凉了,你如今身体,可还受不得凉。明日前往兴欣小镇,你自便。”
[兴欣:位于蓝雨霸图嘉世交界处的小镇。]

        说罢,递了一青玉小瓶给喻文州,“撑不住时,一粒即可。够你到蓝雨了。”
       
        “多谢了。”喻文州浅笑着。

        片刻后,屋内,一张床上,睡上了两个人。

        第二日,傍晚,兴欣。

        走了一日,张新杰亦有些疲惫,更不要说还是病号的喻文州了。

        似随意的进了一客栈,喻文州跟在张新杰身后,掩了几丝异样,吃了一颗药。
 
        “掌柜,要两间房,备上热水——”张新杰看见柜台后那慵懒笑着的人,突然一顿,用笃定的语气道:“叶秋。”

        喻文州一愣儿,看见那人,也是笑着道:“叶秋前辈,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哟,哥也没想到啊,霸图的副主将怎么和蓝雨的主将混一起去啦。”叶秋叼着烟枪,从柜台后站起,道。

        不等他二人回答,又道:“这边来吧,正好喻文州你家少天也在这儿呢。”

         张新杰眉头一跳,忽的有些不好的感觉。喻文州勾了唇,脸上笑意扩大,道:“那可真是巧了呢。”

        抚了抚楼梯的扶栏,抬手时手上一层灰附着,张新杰突然问道,“这是你开的客栈?”

         “啧,你真是高看哥了,哥怎么会有这个钱。”叶秋笑了一声,敲了敲一间房门,道。

         门马上就开了,伴随而来的还有止不住的说话声,然后是经久的沉默。

        喻文州只感到自己被那人抓住了肩,“主将你去哪儿啦你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一个人被王大眼的术法给杀了你这么可以丢下我们这么多人魏老大走的时候交待我们的你都忘了嘛?!”

        喻文州好不容易抓到空隙,“当然不会忘啊少天,剑与诅咒,如影随形,我不是还在这儿嘛。”

        黄少天狠狠喘了口气,道:“主将你怎么和张心脏走在一起啊。”

        叶秋插了一句,“当然是因为他也是心脏啊。”

         喻文州笑了笑,“叶前辈说笑了。”

          沉默的张新杰进了黄少天的房间,随意摸了摸桌子,干干净净。打断了正准备炸毛的黄少天,道:“叶秋,费尽心思把我们叫到这儿来,所谓何事?”

       

       

#喻张#君子如玉[四]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某个突然想起更文的懒癌晚期患者#

        “我们主将在这附近失踪,我也是没有办法啊秦小将军,你该知道我剑圣大大一诺千金,绝不会骗你的!我和你们主将老韩可是好友啊秦小将军你就信我一次!你也可以全程陪同,我们真的只是来找主将的啊。”黄少天费尽口舌,秦牧云依旧一句话,“黄少抱歉,我做不了这个主。”

         吱呀——

         门被推开,黄少天眉头一跳,“哎你怎么搞的啊,不知道我们正在谈话嘛,出去出去,秦小将军你听我说——”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转头看向门口:“张新杰?!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隐居了嘛?哦你是准备回来了嘛?老韩终于挺不住把你叫回来了啊?”

        “抱歉黄少。”秦牧云绕开眼前聒噪的人,向门口推了推眼镜的人行礼道:“张副主将,蓝雨的黄少天副主将非要进我南部草原寻找蓝雨主将。”

        张新杰看了一眼黄少天,向门内走去,道:“苍云镇,非我霸图之人,格杀勿论。”

        黄少天一怔,“woc张新杰!你当着我的面下令诛杀我的人你是不是太猖狂了!张新杰我——”黄少天突然沉默,咬牙切齿道:“张新杰你诈我!”

        秦牧云目光一凝:“黄少不是说陈兵边境,不得我霸图允许,绝不会过一个人嘛?”

        张新杰在主位上坐下,道:“黄少天,一天时间,撤出霸图境内,否则,默认蓝雨向霸图宣战。”

        黄少天向张新杰走去,一拍张新杰肩膀,道:“张心脏你给点面子呗,不让我进来你就帮我找找呗,我家喻主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肯定会喜欢他的,张心脏我们多年情谊啊,你还记得当年荣耀学院里我们一起掏鸟窝的情谊嘛?”
[荣耀学院:各洲训练营精英必进进行学习,当时喻文州未露锋芒,未得名额。]

        张新杰拍开黄少天的手,道:“你还有十一个时辰。”

        黄少天一楞儿,“张新杰你的时间终于不准了嘛这才过去多久啊就有一个时辰了嘛?!”

        “你太吵了。”张新杰站起来走向门外,“牧云,资料给我。”

        “哇张新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当初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好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黄少天拍桌子吼。

         张新杰拿过资料关门,一字未回。

         黄少天继续拍桌,秦牧云一脸黑线问他,“黄少,我送你出去?”

     
         天都有些凉了啊,张新杰拢了拢衣服,朝安顿喻文州的小屋走去。

        推门而入的时候,喻文州正从浴桶里站起来,听着这边声响,诧异地转过身来。

        张新杰正好趁着月光,看见他的上身,精致的锁骨,瘦削的身材。

        他转头,拉上了门,耳边一层红晕悄然染上。

#喻张# 君子如玉 [三]

       #全职高手#
       #古风#
       #突然想更文,ooc见谅#

        张新杰一如既往准时起床,没有像往常一样去采药,而是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去。

        正欲出门时,发现自他收拾行囊时就一直看着他的喻文州也跟着他准备走。

       “你不是要留这里等死嘛?”
    
       “你不是说了随我嘛?”

         张新杰一时语塞,没有管他,拂袖而去。

         行了半日路,张新杰感觉身后跟着的人突然没了气息,转头一看,喻文州已倒在地上,双眉紧皱。

        张新杰就这么看着他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自己叹息一声,他就算是蓝雨主将,他也不能看着他死在霸图的领土,他若不是蓝雨主将,他更无法见死不救。
     
        银针刺下,流出鲜红的血,张新杰皱了皱眉,此法已经不管用了,毒排不出来。沉思半晌,他拿出一瓶药,喂了喻文州一颗,随后将喻文州背起。

       走了没几分钟,张新杰只觉得脖子上忽然痒痒的,背上的人开口说话,“我还以为你会丢掉我呢,新杰。”

       张新杰听到此话,心里却莫名一酸,没有说什么。

       傍晚时,到了南部草原,张新杰并未去南部霸图驻扎地,而是找了一户人家借宿。

       然后将喻文州一人丢在此处,自己出去了。

  
      

#喻张# 君子如玉 [二]

     #全职高手#
     #古风#
     #作者懒癌,不定时更,见谅#

      东方被一片片的朝霞染红时,张新杰已经带着草药走回了住所。
  

      一间草屋,四周全是他闲时种下的草药,草药间一个架子竖立着,一只白鸽在上面站着。

      他从草药间走过,到那架子前,拿下了白鸽腿上的一张纸条:
           蓝雨主将喻,嘉世前主将叶,失踪。南部草原被猎,速查。北部自有我在。
     

      他立在架前沉思,默然半刻,转身走入草屋。

      屋内的一张小床上,如玉般的男子蜷缩成一团,脸上满是汗珠,紧皱着眉,双手紧紧握着,鲜血已从中流下。

      张新杰看见此状,拿出银针为他放毒。

      塌上的人平静下来,疲惫却安静的眼眸看着张新杰。

      张新杰对视着他,道:“我隐居于此,对你的身份并不感兴趣,你身上的毒我倒是很感兴趣。不过我明日便需下山,到时你的身份我不知也得知,在我不改变主意之前,离开这里。”

      喻文州笑了笑,温润的神色一时间胜过天下的璞玉,说:“霸图的副主将大人,自一年前消失,今日有缘得见,幸会。我走与不走,皆为一个结局,又何必费此精神离去?不如在此独自等死罢。”

      “随你。”张新杰转身拿起桌上的纸笔,走出了屋子,在纸上随意写下几字,将其捆在白鸽腿上。

        清冷的眸子注视着飞走的白鸽,直至其消失在视线中。张新杰转身回了屋子。

   

#喻张# 君子如玉「一」

        #全职高手#
        #古风#
        第一次写,ooc见谅

        荣耀,是一片大陆,也是一个联盟。联盟之主,调节各洲矛盾,任命各洲领主。各洲领主各主其事,互不干预。
       
        冯宪君敲着城楼上的栏杆,遥望远方,似自言自语道:“蓝雨微草开战,各洲坐观,不会太过火,不必太过关注,倒是嘉世前主将叶秋,至今不知下落。”

        敲栏杆的声音骤然断掉,常先走上前,拱手道:“君上,微草与蓝雨一战,蓝雨败,主将喻文州,下落不明。”

        冯宪君皱了皱眉,望向远方,目中带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黎明时分,张新杰如以往一般,独自上山采药。

        他停在小路上,看着前方的树林,一双清眸中带着沉重,手一紧,匕首已被握住。缓步走近树林中,血腥味越来越浓。

       榆树茁壮主干的上,一道剑痕犹为显眼,张新杰猛然抬头,前方枝叶掩映间,几具尸体映入眼中。

       他骤然向前走了一步,反身长袖一甩,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素衣男子退后一步,却因伤势太重,跌坐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张新杰一言不发,打量着他。一身染血的素衣却能穿出绝代风华,一张宁静无害的脸,让他不禁想起一句诗: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若是无此时的狼狈,必是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

       喻文州看着眼前青衣的男子,心中赞叹之时,意识却开始迷糊起来,仿佛跌进了万花筒中,眼前的纷繁的花将他带入昏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