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不转.

#喻张#Meet You on the bus【Two】

         #本来准备一二三完,看来是完不了了#
         #我这个越写越长的属性我不容易啊#
         #一条咸鱼忽然失去梦想#
         #顺便一说不支持站内转载,站外转载需授权#
         #ooc见谅,私设众多,不适右上,不喜勿喷#

       一股干干净净的气息弥漫鼻端,酒意瞬间醒了大半,可此时喻文州已经整个扑在旁边少年的身上,手抓着少年衣服上的领带。

       眼看着少年就要因他摔到身后汗臭味浓厚的工人堆里,喻文州迅速将酒意丢尽,一手抓住少年正抓着的扶栏,另一手一把把少年捞了回来。
     
       而后他该发现,他和这少年处于一种怎样的暧昧姿势之下。少年脸埋在他耳旁,呼吸倾吐的热气打在颈部的皮肤,几乎瞬间就红了起来。耳机被他撞掉缠在他脖子另一边,扶栏上他的手覆住对方略带温凉的手,而他另一只手正搂在别人的腰上,对方的另一只手,由于本能,正抓着他胸前的校服。

       黄少天转过头看到这样一副情形,吓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喻文州你这是……勾搭小学弟?!……”

       张新杰几乎是触电般离开喻文州的怀里,可由于太过着急,脚一滑就要向下车的楼梯上摔去,就在他认命闭眼的时候,手再次被另外一只温暖的手抓住。

       手的主人帮他站好后,浅浅勾勒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道:“抱歉。”然后礼貌的让开距离,站回原位。

      “没关系。”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刚刚包裹住自己的,那股洗衣液的清香,仿佛无法吹散的迷雾萦绕鼻尖,噢不对,还有一股,淡淡的酒香。手上仿佛还有对方温暖的体温,撩得整个人心都躁动起来。

       张新杰撇过头去,用后脑勺对着喻文州,默默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喻文州自刚刚那场意外,就揉了揉额头,一只手拉着头顶栏杆,另一只手越过黄少天拉着那边的扶栏,听黄少天在那里念念叨叨,头昏昏沉沉,像是要炸开一般。

       待到张新杰觉得自己终于平复了心情,却发现他坐过站了——其实也不算是坐过站,前一个站牌和后一个站牌相隔路程的中点处,就是他家,只不过他一般都在前一个站牌下车,因为可以少花一些时间。

       他推推眼镜,看来今天的计划有点儿紧凑了,这样默默想着。

       车子终于在这站牌停下,车门一打开,黄少天就扯着喻文州冲出了车门,离开车内闷得慌的空气,喻文州呼吸了一大口清新的空气,任自家发小把自己拉着踉跄向前,下意识转头向后一看,那个戴耳机的少年正慢条斯理的迈着标准步伐走下来,见他转头看向他,怔愣了一下。

       喻文州微微一笑,算是回应。随即被扯向正处于车站站牌后的小区大门,无奈道:“少天,慢点儿。”

       张新杰看着温柔安静的少年被拉扯着走在路上,还听着对方不曾停下的念念叨叨声,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容,转身走向自己回家的道路。

       家中空无一人,张新杰叹口气。果然早点儿迟点儿,都是没什么区别的。

       张新杰的父母都是军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凡事都要一丝不苟,必须严谨,战场上必须没有失误。一旦失误,失去的就是生命。

       把东西放好,张新杰拿出mp3准备边听歌边做饭,却发现耳机不见了。揉了揉额头,果然那一撞是个极大的意外。

       不过也没有办法了。周末再去买吧。

       喻文州黄少天家在一楼,都配有一个花圃。

       喻文州看到自家花圃里的那丛竹子时,莫名想起了今天遇到的那个少年,所谓站如松,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不过那个少年,明显更像竹子,虽然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什么。

       喻文州苦笑一下,旁边的少年已经和他挥手,冲进自己家中了。伸手准备扶扶后颈,手却碰到一个冰凉的塑料制物品。

       他一怔,那东西从自己书包肩带上缠到了书包拉链上,走了这么久居然没被发现。

       是那个少年的耳机。

       呀,找时间还给他吧。

       仔细回忆起来,还未佩戴团徽校徽,应该是高一级的学生。这样严谨到一丝不苟,倒是很适合当风纪委员呢。正好上一任风纪委员高三离任后,还没有找到适合的人。

       喻文州将耳机仔细理好,放进了校服衣兜里。

       荣耀中学每年只招二十个班,一个班三十个人。整个学校总共一千八百个学生。每个班都有自己的称号,班排名最后的两个班级会被强制性解散,其他班级最后一名同这两个班级所有学生,还有经过重重检验的十位转学生,会进行统一考试,排名最后十位将离开荣耀中学,其他人再行组班,各自回班。而各级最优秀的学生,会组成一个班级——荣耀。

        八月十五的时候,每个称号的负责人,会挑选新生,当然也可以说是新生挑选称号。每个称号有三个班级,高一级,高二级,高三级。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蓝雨高二级的学生。而张新杰是霸图高一级的学生。

       喻文州正给同班的许博远讲题的时候,黄少天突然从身后向他扑过去,“喻班长,我打听到了,我跟你讲啊我可是特别特别辛苦每个称号都去问了呢我问了好久终于问到了我真的特别辛苦啊你该怎么——”

       “好了,少天。”喻文州微笑着将人推开,道,“我这儿讲题呢,一会儿再说,中午请你吃饭。”

       许博远看着眼前这两人,心里是满满的崇拜。这有些人吧,天赋异禀都是岔的。黄少天的数学绝对是全级第一,而喻文州则是全面发展,语文尤为突出。

       “好吧好吧,语文课下了跟你讲啊。我先去复习一下了,开学第三周的联考可是贼重要的呢。”黄少天自己念叨着坐回位置开始看书。

       叮铃铃——

       下课了,老师,同学们辛苦了。

       第四节课下,一早上的课程结束,张新杰迅速收拾好东西,向学校食堂走去。

       排完队打完饭,他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却发现昨天那个一直念叨的同校学生正冲着他挥手,并扯了扯旁边的男生。

       喻文州冲张新杰笑了笑,向他走过去,黄少天自然是跟着。三个人都端着饭,喻文州依然微笑着,“先坐下吧。”

       张新杰看了看眼前的两人,突然想起高二级同称号学长张佳乐说今天有人跟他打听他,还冲他挤眉对眼。微皱了眉,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三人依次坐下。

#喻张#Meet You on the Bus【One】

          #几年前写韩张的梗,那篇文被我不小心删了。#
          #某个傻不拉叽的作者#
          #晚上坐公交车的突然脑洞#
          #让我们忘记之前的烂尾#
          #上一篇的he结局什么的,让我们自己脑补吧#
          #我保证这篇是糖是糖是满满的糖#
          #私设众多,ooc见谅,不适右上,不喜勿喷#
          #最后,吃我安利,《理想三旬》贼好听!#

  

       帝都,顾名思义,本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经济中心,最繁华的都市非此莫属。

       “我的航班五点四十,我查过天气了,不会延迟。你五点钟从公司出发,堵完车到机场刚好接到我。”

       “时光匆匆独白 将颠沛磨成卡带”
 
        陈鸿宇的《理想三旬》,却不是原唱深沉而成熟的声音,而是一个男孩子带些青涩的歌声,听起来却显得更可爱些。

        狭窄的电梯空间里,瘦削高挑的男子扬起温暖的笑容以示抱歉,旁边的女孩子看到笑容怔了怔,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去。

        喻文州看着手机里的短信,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耳旁几缕发丝落下,遮了些他的面容。

        终于回来了啊。

        淦——

        电梯到了负一楼,停车场。

        喻文州把手机放进裤兜,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向旁边的女孩子微笑着示意女士优先。女孩子满脸通红似逃跑一般奔出去。

       黄少天靠在车旁,看着那笑得一脸温柔的自家上司,叹了口气。

       随后迎上那个用标准而优雅的姿势向自己走来的贵族公子,道:“喻总你勾搭外来的妹子你也得勾搭到办公室去啊,你看咱办公室要啥啥没有??就是没有妹子!小徐啊郑轩啊他们,现在看见妹子就双眼发光!我可告诉你你这样到处勾搭妹子到时候张新杰回来了撞上了看你怎么解释——”

       “好了,少天,我有事儿要离开一下,今天下午的饭局就都靠你了啊。”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向自己车走去。

       “woc我的喻大队长你让我一个人去被灌酒?!?!你还有没有点儿良心啊——”

        “承你吉言,少天,新杰从英国回来了。我要去接他。”喻文州在自己车旁停住,回头,冲黄少天勾勾唇,道:“相信自己,少天肯定能行的,”顿了顿,看着对方要炸毛的态势,靠在车门上继续道:“我保证以后蓝雨信息技术有限服务公司的盒饭里不会出现秋葵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离开时卷起的烟尘,心里有一万句mmp奔腾而出。

       他和喻文州是从小到大的哥们儿。而喻文州和张新杰这碗狗粮,则是他从高中开始吃的。

       八年前,帝都还未如此繁华。

       荣耀高中是帝都最好的高中,无数学子挣得头破血流,每年其招生名额却也分毫未加。

       九月份是开学季,按照帝都荣耀高中学生会的规矩,所有高二升高三的学子卸下学生会所有职务,由高一升高二的学弟学妹们接任。

       喻文州被宣布成为新一届学生会会长时,大家都没有怎么意外,唯有黄少天兴奋得不得了,拉着喻文州要庆祝,于是喻文州就在学校附近的ktv听黄少天嚎了一下午还给灌了一口酒。结果这从未沾过酒的好孩子喻文州,可算是着了道,脑袋昏昏沉沉的。

      黄少天指着喻文州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喻大会长你倒啊倒啊,以后就可以有个外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帝都荣耀高中新晋学生会会长,喝酒一杯倒!简称一杯倒会长!”

       喻文州揉揉额头,道:“少天,别闹了。今天我爸还有叔叔都没空,我们要自己坐公交回去。”

       黄少天一听要坐公交,一张脸都皱了起来,“喻文州咱别坐公交吧那多挤啊还特臭,我跟你讲我听说上次balabala”

       最近帝都大兴土木,各种地方都在修路修房子,公交车上上下学时期最多的人不再只是学生,还有工人。

       喻文州笑着,道:“没事儿,回去也要洗澡,我们也坐不了多久,走吧。”

       从ktv到学校门口公交站牌,不过几分钟路程。傍晚的凉风吹来,喻文州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

       刚到站牌前车便来了,黄少天扯着他腾腾腾跑过去。

       喻文州被扯得一跌,问道:“少天不是不想坐公交吗?怎么跑这么快。”

       黄少天鼓起腮帮子,向投币箱中投下零钱,道:“既然必须要坐,当然要抢占有利位置啦,我跟你讲啊,这公交车最好的位置莫过于后门旁边儿了每站都给开都可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等到站了还能一下子冲下去,多方便啊,诶,还有人先我一步抢占了啊。”

       黄少天一脸不爽,看着仿佛没听到他说话的同校的少年,至少看到校友也该给个反应吧。

       “少天,门边位置大着,够你站了。”喻文州笑着,眉眼温和,说罢,看了看那人。

       一身校服干干净净,近乎完美的站姿,一副黑框眼镜,眉眼间安安静静,平平淡淡,脸庞清秀干净,戴着白色的耳机。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喻文州不会说不是普普通通,而会说是,一丝不苟。

       车子前行着,在下一个站牌处挤上了满满的人。喻文州站在少年和黄少天中间,手搭在头顶的栏杆上,望着车外。

       这城市,每天都变得不一样了呢。

       正想着一些零散琐事,忽的车子猛刹了个车。酒精的持续作用力使喻文州大脑昏昏沉沉了一瞬间,待他反应过来时,手已经松开头顶的栏杆,身子随惯性向后仰去,另一只手下意识抓住些什么。

      
      

    

      

      
      

      

   

#喻张#君子如玉【大结局】

        #BE#
        #高亮注意#
        #BEBEBE#
        #我知道这be得莫名其妙#
        #烂尾总比没结尾好吧嗯#
        #依旧,不适右上,不喜勿喷,ooc见谅,私设众多#


      

        荣耀历,一千三百四十八年,九月初四,蓝雨主将喻文州中毒重伤,于霸图南境被霸图主将张新杰救下,

       九月十三,十日相伴终到头。二人启程前往兴欣小镇。

       九月十五,叶、黄、喻、张,兴欣会谈。各赴其道。

       十二月二十一,兰溪镇,蓝雨微草会谈。

       边境赢来一千多年来首次和平。蓝雨主将喻文州病倒于此。

       十二月二十四,张新杰于霸图南境再救喻文州一命。

       十二月二十五,喻文州醒,二人三刻温存。

       只三刻。

       次年一月二十四,张新杰,卒。

       张新杰走出门时,天边夕阳正落下,最后一抹红色。

       他对自己道,走吧,走吧。

       这三刻温存,定会叫他忘得干干净净,怎会有这样的人,不过三月,一颗心就给要了去。

       哦,不对,不过十二日相处,便叫他中了计,从此日夜思念兼有,为之心慌意乱兼有,甚至,为之付出性命,兼有。

       一步一步离了那木屋,不曾回头。

       十日,霸图诸事皆宜起身前往微草。

       十三日,到达微草州府,离他的死期,还有十七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张新杰躺在客栈的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满眼却都是那人笑的模样。

       注定食言。注定。

       一月二十四日,喻文州立于屋前。

       一月二十五日,宋奇英带着遗物前来,同二字。

       “节哀。”

        站了一日,他抱住那装着遗物的箱子,道:“骗子。”

        他问身旁的徐景熙,“你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傻子,三月相识,就把命交了出去。”

        “我以为他不会死。”

        “我算了千万遍,我以为他不会死。”

        “我算到了方士谦是他师兄。”

        “我算到了他不过是去换身血,方士谦绝不会害他。”

        “我算漏了什么。”

        “究竟漏了什么。”

        “漏了他自己。”


         这篇文实在拖太久了我自己都把设定给忘了大半qwqq
         真是对不起各位了
         特别特别抱歉
         结局有点儿莫名奇妙我跟大家解释一下目前我还记得的设定。
         大概就是新杰和方士谦是师兄弟然后新杰意外之下被下了血蛊,唯一解蛊办法就是换掉身上的血,然后中蛊之人的心头血是灵药也是至毒,所以他之前为了救喻文州就给喻文州吃了自己的血做的药丸大概就是这样。最后漏了他自己是指张新杰可以看出来自家师兄的意思于是不会让他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中间省了特别多情节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锅
         私设特别多特别多qwqq
       
 
      

      

      

      

         
         

     





        

#喻张#君子如玉【十一】

       #全职#
       #古风#
       #思考再三我还是放出来了#
       #刀子刀子烂尾烂尾#
       #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具体原因很简单#
       #某作者拖稿时间太长以至于自己把自己设定给忘了#
       #求别打我#
       #不适请右上,不喜勿喷,ooc见谅#

      

       
 
              张新杰看着他,一双深沉墨瞳,仔仔细细,在心中描摹下对方的面容。

       喻文州单手支起脑袋,笑道:“日后别看厌了就好,毕竟,”温凉的唇贴上对方耳垂,道:“要看一辈子呢。”

       张新杰翻起身,将人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人支脑袋的那只手僵着,叹了口气,执起对方的手,仔仔细细揉捏。

       “一辈子总是不够看的,我这人喜旧。”

       那双眸子注视着喻文州的手,耳朵悄然的红了。

       喻文州蓦地笑了,那平日里温柔却平静着,最多礼貌微笑的人,这样笑起来,就像羽毛从湖面上飘过却沾了水想沉浸在水中,却又只能飘着,想脱离又脱离不了,想沉浸又只能付于面上,那样无法言语的,令人沉醉。

       张新杰一怔,继续道:“你毒还未解,我只能缓解,蓝雨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就在我这里住着,不会有事的。”他把喻文州的手放进被子里,正准备出去,却又顿了顿。

      “这毒的事,我日后会与你解释,如今兴欣嘉世争斗,北边主将挡着轮回,抽不出空来,我必须前去坐镇。我每月会回来看你。”张新杰推开门,木门吱呀一声,喻文州在他身后注视着他,他有些不自在。

        身后的人那双温润的眸子浅浅淡淡,道:“新杰,你我阵营不同,各自为主,该瞒的我自不会问,只是,别太累了。”

        “我会心疼。”

        “可如今这副身子,却什么都做不了。”

        “倒真似你养在家中的一妻。”

        “日日夜夜念你,日日夜夜思你。每日外边一望。”

        “不知多年后,可有人会与这里修一碑,上书,”

        “望夫径。”

        身后的人一番话似乎都说完了,开着的房门,立于门前,被光罩着的张新杰,身后阴影中,床上那个久病带些单薄的喻文州,陷入一番安静,安静,安静得落针可闻。

       “新杰,我信你,等你,一月为期,等你归来,如何?”

       “好。”嗓子似有些哽咽,张新杰走出小屋,带上门。

       数月相识相知相交,却只得三刻温存。

       三刻。

       一刻都不会多,一刻都不会多。

   

      
      
      

    

       

      

      

      

         
         

     





        

延更抱歉

emmmm手机被家长没收这种事情大家都是经历过的,我们都懂的。
对于延更emmmm我表示抱歉
至于啥时候能拿到手机
emmmmmm我也不造
特别对不起!

#喻张# 君子如玉[十]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特别甜!满满的都是糖!#
         #至于喻苏为什么苏到一半就完了,我们都懂的,明天继续苏#

       待碗将满时,张新杰止了血,用帕子将伤口包起来。

        帕子上特殊的香味掩了伤口处血的味道,但桌上那一碗血确实还是散发出一股迷人的药香味。

        床上的人依旧毫无生息,张新杰紧了紧手,端着碗喝了一口自己的血,吻上了人苍白的唇,舌头撬开人的牙关,将血喂进去,一口一口,直到所有的血都进了喻文州的嘴。

        这时香味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阵法外一片血腥味也遮掩了不少。

        张新杰从床塌边站起,头一晕差点摔到人的身上。

        扶着床沿喘了几口气,这时,门开了。

         张新杰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双眸子平平淡淡,道:“躲了三年,还是被找上门来了啊。”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吧?你想要什么,我的心头血?”

         方士谦勾了勾唇,道:“你猜得不错,的确是要你的心头血。”

        “可以给你,不过,我要一样东西作为交换。”张新杰靠在床边的墙上,平淡道。

        ——
      
        喻文州醒来时,嘴里一股奇特的药香味儿,却又感觉带点儿血腥味儿,唇似乎有些肿了。自己好好的盖着那人的被子,躺在那人的床上。

         仔细闻了闻被子,干干净净的味道,他的味道。

        抬眼看了看屋内的布局,发现这是他第一次被张新杰救的那间茅草屋,略带惊诧。

        张新杰推开门,看见屋里人刚醒时略带迷茫的眼神,道:“醒了,喝点粥?”

        喻文州看见张新杰疲惫的样子,道:“好,”顿了顿,“喝完粥,我告诉你一点事儿。”

         张新杰看着他,点头:“嗯。”

        静静的看着人喝完粥,道:“徐景熙今天来给你送了吃的,又走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人的脸,道:“嗯,新杰,我,”顿了顿,迎上人疑惑的眼神,接着,“心悦于你。”

        说完趁着人好不容易的呆楞儿,照着对方的唇,吻了上去。

        感觉到对方诧异后的迎合,双手搂住了人的腰。

        唇齿间相互摩擦,津液都混合在一起。

        待张新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人的身下了。

        喻文州满眼温柔,看着身下的人,笑道:“继续吗?”

        张新杰看了看人的笑容,带些气喘,道:“我也心悦于你。不过,今晚还是算了吧。”

        “嗯,以后有的是时间,新杰,你说是吗?”喻文州俯身在人耳边,说话间几分热气吹出,满意的看着身下人。



      

#喻张# 君子如玉[九]

          #全职#
          #古风#
          #emmmm依旧短小精悍,我们都懂的#

        处理完近日的文案,张新杰揉了揉额头,走向屋外。

        一片药草,一个鸽子架,一条小道,还是曾经他遇到那人时的模样。也不知道那人怎么了啊。

        张新杰望向远方,那人已经和微草谈和了啊,若是没有差错的话,他如今身子虚弱,却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但是,最多能撑三年。

        张新杰抬了手,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目光所及之处,似乎能看到皮肤下流动的血液,他闭了眼,一切,都会有办法的。

        就在这时,远处隐约的马蹄声让张新杰睁开眼,眼中带着惊讶。

        这里除了他和喻文州,就只有韩文清和宋奇英知道,来的人,究竟是谁。

         马蹄声越来越大,待张新杰看清来者时,满眼惊讶,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担心。

        徐景熙骑了三日马。怀中带着喻文州,最先他是不想如此的,毕竟喻文州的身子已经经不起折腾,三日狂奔,足够要了他的命。

        然而那日,喻文州撑不下去了,方士谦只给了他一瓶药,保喻文州三日不死,还有一个张新杰的地址。

        如今已只剩下几个时辰了,不过他已经到了。

        张新杰已经冲出院子,他头一次如此慌张,只因为那人毫无生气的躺在另一个人怀里。

        徐景熙下马时,张新杰已经将喻文州从他手里接过,手指搭在喻文州的手腕上。

        徐景熙看着张新杰,却不知说什么为好,他现在满腹疑问,不知从何说起。

         半晌,张新杰闭了闭眼,道:“你现在下山,明日午时再来,记得带些清淡的食物。”

        说罢,抱起喻文洲向屋内而去。

        喻文州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张新杰站在桌旁,桌上摆了一把刀,一个碗,一张帕子。

        张新杰拿起刀,比着自己的手腕,手起刀落,血液顺着伤口流出,滴入碗内。

         一股独特的药香味儿散发出去,越传越远,经久不散。

        没多久,野兽嚎叫声便近了。

        张新杰并无丝毫慌乱,血液依旧滴着,碗快要满了。

        屋外突然亮起青光,那是阵法,几头野兽被突起的阵法撕裂丢出。

        方士谦站在远处,眼中平淡,道:“我就知道是你。”

       

       

        
       

#喻张# 君子如玉[八]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特别的短小精悍,恩我们都懂的#

         月色正好。

         两方人马到齐。

         蓝雨的喻文州和徐景熙,微草的王杰希和,方士谦。

        说实话喻文州并没有想到过,方士谦会来,毕竟他已经隐居多年不见人影了。

        半晌时间,一切都谈妥当,毕竟两方打斗这么多年,平民百姓也都厌恶了这样的战争,而蓝雨微草这样多年战乱,也是拖累了两洲的发展。

        “喻文州。”方士谦突然喊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喻文州,“介意我给你把个脉嘛?”

         喻文州停顿,似思考了些什么,道:“自是悉听尊便。”

         白皙的手腕伸出,方士谦勾了勾唇,指腹搭上手腕几刻,扶袖对王杰希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儿了,小主将。”

        王杰希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就不关你的事儿了。”

        方士谦搂住王杰希的腰,往自己怀里紧了紧,贴人耳垂,道:“我的毒已解,他如今,中的是另一种毒。”

         声音不大不小,喻文州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道:“多谢。”

         回到客栈歇息了几个时辰,喻文州是被疼痛叫醒的。

        手压在额头上,望着天花板,眼中一片寂静,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在意,张新杰为何给他下毒。

        他们处于对立面,这种事情当然是说得过去的啊。可有哪里在隐隐作痛,他掩了眉眼,这样的,发自内心的痛啊。

        手在袖中拿出一个青玉小瓶,喻文州苦笑,这种事情,早该发现了吧。

        我喜欢他。

        喻文州,喜欢张新杰。

        喻文州头一次生出这样的想法,我若不是蓝雨主将,该多好。

        所有迷茫,所有心累,都只能一人承担。

        我想你了啊,张新杰。

        徐景熙推门而入的时候,喻文州正蜷缩在床角,汗水顺着紧皱的眉眼流下。

         徐景熙把完脉却毫无办法,着急到想立马去找方士谦,喻文州扯了扯他,道:“方士谦,没用,去霸图,找,张新杰。”

         “可是……”可是他正是下毒之人啊。

         “没有什么可是,快去准备。”

         喻文州瘫倒在床上,手紧握着,指甲掐出的血顺着指缝流下。

        他,想见他啊。

        失去意识最后一刻,他这样想。
  
        

#喻张# 君子如玉[七]

          #全职#
          #古风#
          #ooc见谅#

       咚——

       咚——

       咚——

        延绵的敲桌子的声音突然停下,门被打开。

        “奇英回来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站起来,“怎么样了?”

         “副主将,刘皓重伤,已回嘉世,估计会消停一阵子。这是牧云托我带回来的密信。”宋奇英交上一封信,脸上带着些疲惫。

        “你去休息吧。”张新杰拿起密信,走到窗户旁。

        窗外一片银装素裹,自从和他分离,就回南部草原镇守,至今已三月有余。

        不过,他或许还是会来找我的吧。张新杰拆了信,眉眼安静。

        ——蓝雨——

        喻文州端坐在座位上,一杯清茶,袅袅的烟雾缭绕升起。

        刚看过的密信在摇曳的火焰上燃烧,修长白皙的手在火焰的映衬下忽明忽暗,煞是好看。

        “又要开始了啊。”喻文州执起茶杯,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

         喻文州兀的捂住嘴,咳嗽几声,血丝蔓延,满眼无奈的笑了笑,“我怕是,真的命不久矣。”

         这年冬天,雷霆主将肖时钦,经联盟同意,至嘉世成为了副主将,蓝雨微草再次开战,兴欣以一小镇,入侵嘉世边境,先后大捷,嘉世前主将叶秋,现身兴欣,并改名叶修。

        蓝雨微草开战数日,交战处始终不见两方主将的身影,黄少天和邓复升两人也很是无奈,对下属统一说法留在洲府统领大局。
[洲府:类似于省会的东西。]

        又过月余,一封信自微草大营射至蓝雨大营,两方主将约至兰溪镇谈判。

         喻文州躺在床上,近来吐血的症状越发严重,可兰溪镇之约又不得不至。

         喻文州满眼的疲惫,却不经意间想到,他若是在,就好了。毕竟他是这片大陆,与方士谦齐名的人啊,不过是一个救一个毒罢了。

        可真的只是如此吗?忆起那人平淡冷漠的表情,喻文州笑了笑。

        随行的徐景熙对喻文州这情形,也很是无奈,这毒倒是缓下来了,可他不会解啊,霸图那位,当真只是给他们主将缓了缓毒性,丝毫没有要解毒的意思。

        喻文州躺在病塌上,看着徐景熙皱着的眉头,笑道:“只要撑住今晚如常人即可。今晚不容有失。”

        蓝雨微草多年战乱,可都看今晚可否止了,谈判若得当,百年和平,估计也还是有的。

         喻文州想到这里,满眼都柔和下来了,这里,即将有百年和平,多么好啊。

        徐景熙叹了口气,“这倒是可以,可您明日,会翻本加倍的疼回来。”

         “没事儿,这不有你在嘛?”喻文州笑着。

       

        

       

       

        

#喻张# 君子如玉[六]

         #全职#
         #古风#
         #高亮,这章ooc有点严重,私设苏沐秋死因与嘉世有关#

        叶秋慵懒一笑,道:“不愧是心脏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你根本未曾想隐藏。”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里屋子里都收拾得很干净,栏杆却一层灰,说明是才收拾出来。兴欣位于三洲交界,乃商业重镇,怎么可能有客栈如此清冷。而能下令给你这间客栈的,估计只有镇主了吧。说吧,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叶秋笑笑,道:“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哥这可是给你送好生意来了。”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道:“刘皓是冲你来的。”

        “霸图的情报真不错。”叶秋弯眉。

         “这说起来,前辈的算盘不错啊。”喻文州笑着。

         黄少天补充道:“哇老叶你也心脏啊,好歹刘皓也是你以前的副手对吧,你居然要请霸图的老对头来帮你打他,不过嘉世也是开始没落了啊,这孙翔虽说挂着个荣耀学院年级第一的名头,可还是够嫩啊,再有刘皓这样的副手不垮也难,枪打落水狗我们倒是挺愿意的,老叶你对你的老东家,当真狠得下心来嘛?!”

         在正准备继续叽叽呱呱的黄少天被自家主将赶去守门后,三人各自坐下。

         “狠心有什么难的,当今世道,利益至上嘛。”叶秋点了烟。

        吞云吐雾间,张新杰挪开了两步,道:“南部草原被猎,也是你的杰作吧。既然如此的话,我助你退刘皓,你给我什么呢?我是不是,还该和你清算南部草原的事啊,我霸图,可是损失惨重呢。”

        “回报啊,很简单啊。嘉世,够分了吗?”叶秋吐出一口烟,道。

        一阵沉默,张新杰开口,“我想知道为什么。”

        张新杰抬眸看向叶秋,这家伙虽然脸上从来不在乎,可他特别重视的一些东西,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叶前辈,我也想知道。”喻文州笑着,略带疲惫的眼中,几分不敢置信。

         “嘉世,动了我在意的人。”叶秋弯了眉,“够了嘛?”

          “我懂了,霸图这边,奇英会帮你。”张新杰起身,离去。

         “我会叫小卢过来。”喻文州握紧了一下手,脸色略有些不对劲。

         “那哥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叶秋看着喻文州,皱了皱眉。

         黄少天进来的时候,喻文州正跌坐在地上,捂着嘴,淡淡的血腥味儿弥漫着,几丝血从手指缝间流下。

        “主将!你怎么了没事儿吧怎么吐血了……”黄少天将喻文州扶起,慌乱问道。

         喻文州疲惫着道:“微草那位的毒你又不是不知道,若不是我往张新杰那儿去了,又运气好碰着他,你现在,估计可是看不到我了呢。”

        正准备着敲门的张新杰手一顿,转身离开,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喻文州碰上他,不是偶然,那又是谁,告诉喻文州他的隐居之处呢。

         “怎么,不进去嘛?”叶秋笑着,眼中带些戏谑,“隔着门听着什么了?这是吃醋了还是怎么地?”

        “叶前辈说笑了,不过想起些什么,反正他也只是多些痛楚,我自需先去处理我的事。”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从叶秋身旁离开。